上周三放学回来后,不知道是在小区内玩耍还是在学校被宝宝们感染,天天有些咳嗽,听到喉咙里有痰,晚上给天天吃了蒲地蓝和咳嗽药。周四早晨起来,稍稍好些,但还是很明显的症状,吃早饭太急,外加咳嗽甚至将早饭吐了一些出来。妈妈在家长群里给天天请了假,不上学在家休息一天。周五早晨的时候已经明显好很多,只是起床时,略略有些小咳嗽,一夜过后总有些沉淀。妈妈还是要求天天去上学,当妈妈上班走后,天天央求爸爸给老师请假,不想上学。爸爸一想,反正周五了,明后天就是休息天,干脆再请一天假,让天天咳嗽彻底好起来,到今天再去上学。
留影
爸爸早饭过后,照例在阳台抽支烟,天天屁颠屁颠地靠近爸爸说:“爸爸我和你说句话。”
爸爸一看天天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,果然。“我想你给老师请假,今天也不要去上学。”
爸爸笑了起来:“你身体已经恢复正常,不能请假了。要去上学,知道吗?”
天天站在爸爸跟前,忽然头向后仰,将脖子缓缓扭了一圈:“可是我现在还是有点觉得头晕,说不定一会还是会吐的。”
爸爸哑然失笑:“你这是装的,你已经好了。再说最多再上两周,也就是半个月的课,你就不要上学,放寒假了。所以你今天必须要去上学。”
天天一听,乐了,于是答应到:“好吧!”
稍后天天思索了放寒假、快过年,突然说道:“那过年了,姐姐和哥哥也要来了吧,我想他们到我家来玩。”
天天说的哥哥和姐姐是指南南和可馨,上次聚在一起还是两年前了。然后爸爸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回来,必竟疫情没完没了,指不定啥时候又在哪里出现一波,按下葫芦浮起瓢。
爸爸仍然回答道:“好的。”
真是一个赖学胚胚!

最后修改:2021 年 12 月 20 日 09 : 37 AM